hy590海洋之神3380 > 先驱大骑士 > 345

海洋之神590快速充值—345

  “这是~~~。”但修斯此刻有些发愣,在回想着刚才那种感觉,就在修斯把九重界的力量灌输到龙渊剑当中发出去的时候,修斯感到他们是有着变化,准确的说是能量产生异变,具有着更强的威势。

  而且在那刻,修斯感到身体似乎变得有些亢奋,总之变得很是奇怪。

  “没想到还真的是有些本事,我这套‘天樱枪法’可是领悟出恶源中的‘虚诡’,‘一藏’,‘却砾’等神则而成的,只要人陷入其中,都没有能够逃脱的,只会累到筋疲力竭而亡,没想到你刚才的那招居然能够破开,只是其中蕴含着很是诡异的能量,看来你还是有点本事吗?那看来我也需要使出全力啦,要不然的话还真的让你小看啦。”恶王淡笑着说道。

  “樱腾越减,耙犁秋枫,洪流宝莲,泉云克敌。”

  樱红枪像是奔腾的洪流,延绵不绝,带动着天地大势,瑶瑶而至,如黄河决堤那种惊天场景,掀起数千丈的海浪,修斯远远地看去,宛若整片的天地向着他压来。

  在那洪流当中更是有着无数的樱花在飘荡,飘零而落,像是樱花洪流。

  恶王身体上浮现出一层薄薄的黑雾,而他身上凶厉的气息却是成倍的增加,瓦砾碎石都受到这种气息的感染而被腐蚀。

  而修斯眼中所看到的却是另一种的场景,恶王的身体变成一座巨大的虚影,像是深渊,里面滚滚而动的都是恶源,而修斯更是看到立在深渊中的通天石柱,上面更是雕塑着很是诡异的图案,那是人影,他的眼睛宛若灯笼,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修斯却是感到心魄却是完全的被吸引进去,进入更深的次元。

  这要比刚才强大的有着数十倍,看来恶王说要使出真本事,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的煞有其事的。

  修斯的神情变得很是慎重,天圣境的恶王的确是很难对付的,幸亏修斯绝不是普通的天位境强者。

  “魇兌”

  修斯身上被符文所笼罩,潜能完全的爆发,七倍的力量展现而出,修斯手中的龙渊剑变得飘渺起来,顺着剑的轨迹,那是很唯美的画卷,宛若孔雀开屏,绚丽多彩。

  “剑开屏”

  剑意如诗,剑意如画,修斯紧密着双眼,像是在绘画,而剑光却是让人应接不暇,天地都像是被染色,无数的孔雀在飞翔,恶王的樱花洪流一旦靠近,就被绞碎。

  这招本来以修斯现如今的力量是根本就无法施展的,但是在使用“魇兌”后,修斯的力量增强七倍,使出来就变得得心应手啦。

  但是修斯感到这样想要击败恶王还是远远的不够的,在怎样的说恶王都是天圣境的高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天圣境,修斯就想到刚才的场景,希望那种力量会在出现。

  修斯把九种属性的能力分别的输入到龙渊剑当中,然后再以剑招使出,这次修斯很是仔细的感应那到底发生怎样的事情,能清楚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前期做的还是很好,没有异常,但就在九种能量要输出时,他们居然很是诡异的相互的融合在一起,而形成新的能量,修斯很是明显的感应到其中的不同,所拥有的能量几乎成指数的在增强,威力瞬间的爆发,天地像是在这一刻被点燃,“噌”修斯就感到眼睛变得很白,看不清楚眼前的场景,像是短暂的失明。

  等到修斯慢慢的能够看清楚的时候,修斯却是震惊的看着眼前,这还是刚才所在的地方吗?因为方圆数千里都完全的消失,只剩下巨大的坑,土地都变成黑色的焦土。

  而恶王修斯却是没有见到,只留下破烂的樱红枪在修斯不远的地方,修斯很是震惊的看着眼前,这难道是我那一击所做到的,修斯不禁的想到,“那股能量难道是~~~~~~。”

  天地氤氲,茫茫混沌,天地都是由混沌而生,无极生太极,太极为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万事万物都在八卦当中。而九种本源属性就是天地的根源,最为本质的框架,现在九种本源属性融合,那还不是混沌。

  天下规则尽皆属性,属性的根源出自混沌,混沌至高,那是超越所有的力量,拥有着神秘莫测的神迹。

  关于混沌的说法有很多,但无不是让人们所推崇的,充满着神奇的,让人叹为观止的。

  对于混沌,修斯自然很是向往的,他更是知道九种本源属性相互的融合是能够重归混沌的,修斯做过很多的尝试,但却都没有成功,总觉得是缺少某种的契机。

  难道龙渊剑就是这契机?修斯不禁的想到,这龙渊剑是龙渊道君所炼制的,要是这样的话,说明他应该早就领悟到这层,修斯对他的钦佩越发的崇敬。但是为何龙渊道君却是失败呢?修斯实在是想不通,猜不透。

  “真是混账的东西。”狰狞的面容,粗狂的声音,狼狈的身形从焦灼的黑土地上冒出,对着修斯就是怒吼的叫道。

  恶王很是愤怒,他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让他感到很是憋屈,胜败是常有的事情,这到底没啥,但关键是他却输给要比他弱的蝼蚁,这让他就有些受不了,要知道他刚才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那只是他八成的力量,那是足以消灭掉修斯的,但是在最后修斯却是不知道使出啥招式,力量暴增,才让他如此的狼狈。

  他已经认准修斯就是卑鄙的小人,刚才的招式就是他的诡计,是他暗算才导致如此的,这种不光明的手法打败他,让他既不口服,更不心服。

  “输啦就是输啦,我还真是高看你啦,恶王不过如此,身手,胸襟都是如此,亏我还很是期待。”修斯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而调侃的说道。

  “你~~~~~~。”恶王真的是要吐血啦,这人实在是太不要脸啦,居然能够说出这样无耻的话,他还有身为强者的尊严吗。而恶王这时却是怎样都无法的想起刚才他是如何对待修斯的,宛若蝼蚁,现在却是变成强者,这~~~。

  “那就让我们在好好地比试比试,看看到底是谁强谁弱。”恶王厉声的说道,伸手向着樱红枪,像是有着感应,樱红枪直接的就向着恶王而去。

  “我看还是不要啦,你受这样重的伤,根本就无法的使出全力,顶多使出七八成而已,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就该说我以大欺小,以老欺少,这脸我可是丢不起。”修斯练练摆手说道。

  “噗嗤”,不需要多说,恶王的内伤变得更加的严重啦,强忍着要掐死修斯的冲动,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但要是你想要比试的话,这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先承认刚才是你输啦,只有这样我们才好来下一场吗。要不然的话,我是坚决不会跟你打的。”修斯笑着说道。

  “休想,要不是刚才你耍阴招,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咱两谁赢谁输那还不一定的。”恶王恶狠狠的说道。

  “那,这可是你说的呀,刚才是你说的谁输谁赢还不一定,这就意味着你承认你是输啦。”修斯很不要脸的抓着别人的这个漏洞说道。

  “你~~~~~~。”恶王实在是无法的忍受,他要杀死眼前的人,以最残忍的手法。

  紧握着樱红枪,用最强的力量去刺向修斯,就连能量都没有灌入,他已经头脑发疯,想要发泄,用蛮力来发泄。

  但是莽夫是如何能够战胜智者呢?而且还是有着很强力量的智者,胜负那是必然的。

  “嘭”

  恶王倒落在地,修斯那聒噪的声音再次的想起,道:“你又输啦,真是的,我就说不想要欺侮你,没想到你这人还真的是贱骨头,需要别人使劲的去修理,真的是很可怜呀。”

  “噗嗤,噗嗤”连续的几声,恶王已经气急攻心,一口气没有上来,晕倒啦,被气晕啦。

  修斯看着那在没有更声的恶王,在感受到他的气息渐渐变弱,修斯还真的是有些纳闷,“这恶王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弱来吧,这绝对是天下的逸闻趣事,当当的天圣境强者居然被气晕,这绝对是创造奇迹的。”

  “我啥时候有这样的口才啦,还真的是天才,我现在终于体会到诸葛亮气周瑜那是何种的情景啦,本来我还以为是无稽之谈,看来还真的是确有其事呀,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以后在发生如何的事情我都不感到奇怪啦。”

  看着那晕倒的恶王,修斯还想要问些秘辛,就把他先镇压在十殿当中,幸亏后来恶王没有发疯,要不然的话修斯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做,光是镇压殇砚就需要不弱的力量,紫晕空间根本就不能用,看来这件事情还是需要迫切的解决。

  恶王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只是珂珂还没有从“枯枝世界”中出来,看来还需要一段的时间,正好使用“魇兌”让修斯有些力竭,需要好好地调息调息。

  但这里才发生如此的大战,想必很快就会被别人所觉察,那就需要换个地方。

  修斯的身影消失,进入到地底的深处,想要静静的调养,但在进入到深处时,修斯却发现这下面居然另有着乾坤,没想到这下面居然是断层,空间断层。

  修斯本不想参与其中的,空间断层那可是空间边缘相连接的不融洽而出现的空间,但是由于他受到两层空间的影响而导致每个空间断层都有着很是独特的存在,例如有些空间断层没有能量,而有些断层空间只有着单属性的能量,譬如木属性,金属性等等,这些都是独特的所在。

  当然新天地是整体,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空间断层的,只是在古老的典籍才有着说明,没想到在这里让修斯碰到,还真的是很诡异。

  空间的断层所营造的奇异环境这是人们想要远离他的原因,人们的习惯受到挑战,根本就无法的适应,就变得很是别扭。

  譬如,要是来到没有任何能量的空间断层,那所拥有的强大招式根本就无法的施展,要是碰到危险,说不定就要死掉。有些断层空间更为诡异,或许火是用来喝的,而水却是被点燃的,他们的法则本源都有着差异。

  见到空间断层,修斯根本就无法的了解其中的情况,要是贸然的进入,说不定是有着麻烦的,这是不符合修斯的性格的,就想要换其他的地方调息。

  但就在这是,整个地底却是掀起风暴,蕴含整个的地底世界,然后修斯就感到整个地底有着无数的地势像奔腾的江河向着远处而起,修斯却是被扫进那空间断层当中。

  “还真的是很倒霉,希望进入那种单属性的空间断层,不要是那些奇异,违反常理的空间断层。”修斯如是的想到,凭借着修斯的全属性,单纯属性的空间断层修斯还都能够应付的,其他的修斯就不确定啦。

  呼啸的声音在修斯的耳边响起,狂烈的寒风很是尖锐的吹在修斯的脸上,犹如刀锋,很是凌烈,这让修斯都无法的睁开眼睛,全身都像是被冻缚。

  好在修斯现在的“不败之躯”堪比绝品法器,要不然的话不知道修斯死掉多少次,就这样修斯还感到很是疼痛的,衣服撕碎裂的声音都淹没在那呼啸当中,但是修斯却是能够感觉到衣服在被肆虐。

  现在修斯却是管不了那样多,先保住性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修斯鼓动着力量,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掌握着主动,能够在这凛冽的风暴当中保持着平衡,但是让修斯失望啦,他才使用“魇兌”,本身的力量有所亏损,再加上这飓风中还有着很是尖锐,更有着金属的铁戈,让修斯根本就无法的使出力量。

  “真是可恶。”修斯的心中充满着着急,这样的情况还是没有遇到的,但是现在,就只好这样的等待啦。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仿佛是很久,修斯飘到那里却都不清楚,只是感到飓风像是在减弱,修斯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周围的情况,飓风却是嘎然而停,没有任何的征兆,修斯的身体仿佛从天空越下地狱。

  “嘭”

  修斯感到头颅一沉,像是碰到重物,然后修斯的意识就完全的迷离,昏迷过去。

  “悉悉”几道身影出现在这里,看着那昏迷的修斯,其中一人说道:“这人不是这里的人,想必是遇到‘金雲季风’而吹到这里的,不过他的脑袋倒是很坚硬,碰到这‘钢钛石’都没有裂开,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坚韧的金石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